你好,欢迎来到企业新闻网!

韩寒粉后悔“0分” 重返考场也不是高考的胜利

编辑:企业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3-20 17:15:00


近日,“‘0分生’徐孟南再高考”的消息,又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10年前,徐孟南以退学写书的韩寒为偶像,立志高考要考0分,落榜后办网站,坚持反叛高考,十年后,徐孟南生活潦倒,工作不稳定,婚姻失败,现在边打工边备考,他要用亲身经历警告大家:“高考0分不值得提倡”。

很容易就想起来,2018年1月,徐孟南昔日的偶像韩寒,发文谈教育,也出人意料地肯定了高考。他在文章里写到:

“学习读书的确未必在学校,但学校和高考,是基本最公平和最有效率的,你要是普通家庭,更应该感谢与遵循。”

是韩寒和他早年的粉丝们当初太幼稚,还是如今的时代变了?

(徐孟南)

“高考反叛者”开始重新认同高考

从2006年起,几乎每年都会出现“高考0分生”。2006年的蒋多多,2007年的陈圣章,2008年的吉剑、李坚、徐孟南,以及2010年的张皎,他们在高考中故意交白卷,以此来表达对高考制度以及现行教育制度的不满。这些高考的不合作者,把自己整个青春期所受的教育归零,以一种“豪情万丈”的方式挑战着高考制度。

韩寒无疑是这一批“高考反叛者”的“启蒙”人物。其杂文作品集《通稿2003》总结了自己第一部小说问世后的四年里,面临的学校、家庭、写作、性格与压力等方面问题,对教育体制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徐孟南当年就是受到韩寒的鼓舞:

高一上学期末,徐孟南在县城的书店里一口气看完韩寒写的《通稿2003》后,上大学变得不再理所当然。“《通稿2003》对我来说,是个影子,看完之后就产生了厌学情绪。”他恍然感觉自己像“陷入了一场骗局,思想一直在被禁锢着”,他不听课了,上课时要么写东西,要么看书。

这些“高考反叛者”身处应试教育中,深深认同韩寒对教育体制的批判,加上被韩寒的特立独行以及成功所感染,最终以“豪情万丈”的方式实施反叛行为,甚至企图得到媒体关注、走向成功。

当然,他们没有成功,无论是理想层面还是现实意义的成功。这从他们没能进入大学就已经注定。

10多年后,当初的“高考0分牛人”失去了年少时“敢作敢为”的光芒,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细数其现状,他们有的高考之后基本上没什么消息,有的辗转各地打工谋生,有的结婚、生子、离婚、重走高考之路。

当初那些“个人英雄主义”式的反叛,他们的诉求归结起来,其实也并不复杂——他们要改变高考体制对个人思想的束缚,希望有更宽广的空间发展兴趣。一言以蔽之,他们需要在应试教育之外,维持个性发展的可能。

今日回想起来,这种诉求其实不只是韩寒和他的“脑残粉”们在呐喊,而是有着广泛的社会共识。伴随着反高考呼声的,还有要求减负,要求素质教育的和声。只不过,十年时间过去,不仅这些反叛者开始和应试教育和解,“要求减负”的呼声竟又变成了“不要减负”。真是让人感慨世事多魔幻。

为什么?回到高考从未改变的重要功能,一切也许就更好理解。高考依旧是选拔、实现人才分流的重要工具,只要高考依旧是改变命运的最有效通道——高考成功者能上更好大学,能获得更好就业机会,高考失败大概率等于人生失败——只要这坚硬的现实不变,聪明如韩寒者也得服软。

教育改革要从“高考改变命运”破题

韩寒和他粉丝们的重新认同,绝不代表着如今的高考制度真的足够公平,不需要改变。只是高考改革,需要更宽广的视角。

教育是社会的一个面向,其畸形、焦虑背后有着深层原因。我们看看国际情况,在美国、日本以及欧洲等一些发达国家,社会收入分配、社会福利相对均等化。在这样的环境下,即便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收入也不会太差,生活也能够相对自在。这就使得他们有一个相对宽松的教育环境。

而在中国就不一样:因为社会福利不均等、不完善,人们承受着来自买房、失业、生病等各个方面的焦虑和不安全感;因为收入分配严重不均等,人们只能通过“参加高考、接受高等教育、找好工作”的路径来实现财富增长,从而缓解焦虑。反映到教育上,就是家长要强迫孩子“努力学习、考好大学”。

所以,如果能实现社会收入分配、社会福利的相对均等化,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人们的焦虑和不安全感,创造一个相对轻松的生存环境,教育的压力也就会相对缓解。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却是解决问题的根本路径。

具体到教育层面,只有拓宽其他通道,才能缓解高考压力问题。比如完善职业教育。德国的“双元制职业教育体系”或可借鉴。双元制,即企业和学校共同担负培养人才的办学制度,按照企业对人才的要求组织教学和岗位培训。德国的职业教育确保了绝大部分青少年能够接受到至少一项职业教育培训,掌握一门技术,被企业雇佣,同时又能给有志于继续深造的青年提供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德国的职业教育发展良好的最重要原因是——德国不存在歧视职业教育的观念。而我国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经费短缺、师资不足,实训条件差、企业参与不力、法律体系不健全”等一系列困扰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对职业教育重要性认识不足。目前,我国职业教育理念的落后,“职业教育是低等教育”的观念依旧根深蒂固。这就需要教育部门的决策者投入更多的智慧,来改变人们的观念,进而完善职业教育。

在缓解了高考压力的基础上,谈教育与兴趣结合、谈因材施教才是有效的。高考不是唯一的出路,不唯高考论成功,孩子有了多元化的出路,才有谈“教育”和“个性发展”相结合的土壤。到了那时,谈多元化的学生评价体系、谈更多的课外活动、谈孩子成长的快乐童年、谈最大限度发掘兴趣爱好,才有实际可操作空间。虽道路漫长,但仍旧期待因材施教那一天的到来。

CopyRight© 2011-2015 zgqy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新闻网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010-57430105,13521019329 投稿邮箱:zgqynews@163.com
京ICP备11036487号